米洛 Yiannopoulos – 者

5 (100%) 1 投票

米洛 yiannopoulos 唔係戰鬥翼活動傢, 他令自己成為. 佢係同性戀, 像這樣非常多嘅左邊鋒. 佢係一個公開演講者, 一個好好嘅人, 只係喺佢 D 錢同好多正在下降. 佢就好似2gb 嘅艾倫. 瓊斯 – bags and trashes anyone for his own personal gain. Have heard from a few different sources the very same thing about the slippery Greek kid.

米洛 Yiannopoulos

米洛 yiannopoulos 侮辱保守派和其他人一起

特里巴恩斯啲觀眾澳洲 5 12月 2017

Watching Fairfax’s and the ABC’s outraged and 口擘擘報道嘅暴力左示威者喺墨爾本會場外的英美者米洛 yiannopoulos, 係可以理解嘅, 喺右邊嘅好多人陶醉喺佢嘅訪問澳洲.

yiannopoulos 係一個自稱保守的戰士, 片後衛嘅價值-究竟係乜?

佢唔係古典自由主義同保守主義思想嘅捍衛者. 佢個名係唔適合畀說出與洛克相同的氣息, 伯克, 磨房或杰斐逊. 佢唔係好品味嘅捍衛者. 他甚至唔係言論自由嘅捍衛者.

佢只不過係個脾氣暴躁嘅, 華麗, "詐型. Yiannopoulos 唔保守.

一個真正的保守派有一種歷史感, 的傳統. 他看重社會, 政治同經濟機構. 他看重家庭. 佢舉止端莊, 待人謙虛。. 他尊敬他的同胞們, 並接受佢哋有權持有自己的意見, 因為佢係舉行佢嘅. 如果佢對手呼喊或蝦佢同其他人, 佢唔彎腰報復他們的水平.

他支持法治, 唔挑起公眾騷亂.

真正的保守派不尋求關注, 因為佢哋知成個社會過自我更偉大, 佢哋據此行事. 話晒, 公民社會係以文明為基礎嘅.

儘可能多的莱斯伯格左撇子慫莱斯伯格右 yiannopoulos 緊嘅墨爾本場地外打架, 真正的保守派應該感到羞愧和尷尬的原因的麻煩; Yiannopoulos 自己. 呢種仿保守, 呢種行走的粗魯, 有挪用佢哋自稱信嘅--以及保守派自己--嚟推銷自己的同名品牌.

保守派和古典自由主義者只能團結在一件事關於 yiannopoulos. 佢哋話言論自由需要保護, 就算話係令人厭惡的. 正如佢哋所講嘅, 陽光係最好嘅消毒劑.

作為回報, yiannopoulos 應該意識到, 保守派, 言論自由唔係絕對嘅權利. 係民間社會賦予的特權, 明智地使用, 恭敬和, 敢講, 保守的公民和它的訪客. 即使特權畀莊嚴載入, 因為佢係喺美國人權法案, 佢仍然係被授予的特權. 冒犯總是主觀的--冒犯我可能唔會冒犯你. 但要無償攻勢的緣故, 佢係另一回事完全.

如果係我敵人嘅敵人嘅角度嚟睇, 右派和左翼之間嘅智力鬥爭係我嘅朋友, 係可以理解嘅, 一啲有影響力嘅數字右翼歡迎 yiannopoulos 帶來的破壞, 澳洲.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, 議會者大衛 leyonhjelm 今日將佢帶到議會大廈: 任何嘢, 起身自負鼻子的萨拉-漢森後生, 按定義, 一件好事.

但當那些保守派和自由主義者可能享受 yiannopoulos 不時嘅奇觀左, 佢哋一定要明白, 在促進佢, 佢哋築巢杜鵑. yiannopoulos 可能係高度智能, 但他並不保守: 佢無譜, 睇我既行為侮辱同尷尬真正的保守派, 即使佢嘅目標係喺左邊嘅共同目標. 即使佢哋採取佢嘅誘餌, 以及他的侮辱, yiannopoulos 嘅鬼馬動作比左邊的救助, 以及喺政治同媒體嘅幫兇. 他特別合法化唔愉快同 "左撇子的類似行為, 好似 Yiannopoulos, egotistically 似乎認為給予無端的冒犯, 羞辱和欺凌嘅人, 佢地唔鍾意, 構成真正嘅知識話語和領導.

相反嘅意見, q 和人群, 這將是一個錯誤, 不允許 yiannopoulos 進入澳洲, 或壓制他的牙擦, 挑剔鍾意漢森-後生嘅需求. 畀佢喺畀佢嘅行為吸引嘅人度揾食, 講乜, 佢鍾意同捍衛自己同佢嘅意見-如果佢可以.

使用你嘅 facebook 帳戶進行評論